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主页 > 周边成果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在《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The Zookeeper's Wife)以前,我们已经从电影屏幕上看过许多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重演,枪林弹雨的沙场、天人永隔的哭嚎、爱莫能助的怜悯。但我们未曾在意的是,其实动物们也蒙受了同样的祸害,此等祸害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即使这只是这部改编自真实事件的电影所触及的主题之一,却紧紧扣勒住人类之间迫害的关係,纳粹党对犹太人的赶尽杀绝与对动物的视如草芥,并无二致。

  电影一开始,镜头向观众展现还原的华沙动物园,在烽火未降的一片乐土上,有些动物甚至不必被关在牢笼里,得以自在穿梭。札宾斯基夫妇待动物们如家人,并以人类名字亲暱称呼牠们,那是一座尽可能除去囚禁状态的家园,由懂得尊重与爱的人所撑起。

  但是被德军炸毁后的华沙动物园,景象满目疮痍、万物生死由人,札宾斯基夫妇这会儿不仅要保护倖存的动物、留守的员工,甚至冒死接渡犹太人,提供地下室作为庇护所,在德军如铜墙铁壁森严的驻守防线之下,竟前后成功拯救了大约三百名犹太人的性命!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园长夫人安东尼娜无疑是这个故事的灵魂核心,她照料动物与人们时温柔如水,为所爱之人挺身时坚毅似铁。而洁西卡雀丝坦(Jessica Chastain)富有层次的演绎兼具了安东尼娜的柔软与韧性,她的演技充实了守护孩子的母性本能,也收放自如地展示该有的脆弱。尤其一幕在化妆镜前準备为夫出征的优雅整装,其实多幺用力地压抑内心的庞然恐惧,彷彿映射出《攻敌必救》里那个从容俐落的她,洁西卡雀丝坦的确是这样一位能把有质有量的气场带进自己每部作品的成功演员。

  而两位主要男演员亦各司其职。饰演园长的比利时影星约翰‧赫登伯格(Johan Heldenbergh)气质稳定,每每看着他出任务时总能有安全感围拢;而演起戏来亦正亦邪的丹尼尔布尔(Daniel Brühl),也準确诠释出纳粹科学家的自信姿态,拿捏对安东尼娜的欣赏与征服欲望两者时,也使观众感受到走钢索般的颤动,可惜戏份针对此角色的刻划与转折仍稍嫌未足。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再者,《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用的是一双满含同理的眼睛去观照这段历史,偏重以女性的视角倾诉种种难处,许是因为同名传记(也就是本片改编的基础)取材自安东尼娜本人的日记的缘故。

  在心理层面,安东尼娜必须克服幼时双亲遭激进份子杀害的阴影,唤回勇气为犹太人冒险犯难,这是她的矛盾与挣扎;实际行动方面,身为园长夫人的她为了隐匿他人,时而须利用纳粹首席动物学家黑克对自己的渴望,以诱饵兼武器之姿使其分心,但这样的顺服却又引发丈夫的不解,陷入目的与爱人之间的进退两难。也难怪电影中安东尼娜徬徨无助地大哉问──只是为了保护大家的安全错了吗?难道有其他更「皆大欢喜」的做法吗?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人类的心思真的好複杂,多少能量在无尽的揣测与质疑中消磨,安东尼娜会如此真心疼爱动物,是因为牠们的灵魂之窗有一眼能望穿的纯真透明,而她在承受盘问时泪水盈眶的圆滚滚双眼,简直出卖了自己身不由己为大局编织的白色谎言,与动物们遭遇战火时的悲戚眼神遥相对应。困在动物园的札宾斯基一家,其实已沦为德军所有,处境与被人类豢养的动物一样情非得已,而且他们还得自食其力以求生存。

  反观受到希特勒器重的卢姿・黑克,以延续华沙动物园之名要求札宾斯基夫妇割捨珍贵品种以运往德国,其他没有「菁英血统」的动物可以留在原处,但日后却只能任德军滥杀,「荣幸」一点的还会被作为标本放在办公室示威。黑克复育绝种动物的热衷、保存优秀品种的野心、以及对一般动物的藐视,不正与纳粹净化种族的行径如出一辙?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我们不同,却能一同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不以历史为教鞭说道理,随着园长夫妇的双手,观众彷彿真的触摸了那些不同的动物与人物,也大方承认自己的软弱,仰赖的不是把不同化作相同,而是一同拥抱不同。

电影资讯

《园长夫人:动物园的奇蹟》(The Zookeeper's Wife)-Niki Caro,2017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官网首选锐博网|时代日报|话题金融|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9.9.5 申博sunbet代理